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南京卷烟厂工会干部非法吸存资金2.5亿后|寻龙夺宝下载

作者:兴义市全盈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cnlianguo.com 发布时间:2015-07-20 17:45:08
 

南京卷烟厂工会干部非法吸存资金2.5亿后失联

  2014年7月,检察机关即已查实陈慧君有非法集资行为,之后被专门安排在厂里处理集资事宜。但陈慧君并没着手处理集资事宜,而是乘职工还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继续大肆吸收职工的存款,直至案发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刘立民

  发自江苏南京

  “陈慧君失联了。”此消息一出,江苏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卷烟厂(以下简称南京卷烟厂)一下就炸开了锅。

  5月26日,伴随着陈慧君失联的还有南京卷烟厂500余职工近2.5亿元的资金去向。

  陈慧君本是南京卷烟厂工会的一名普通干部,但因其多年来在厂区内大量公开吸收存款而成为了厂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据多名集资职工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陈慧君的吸存行为得到了南京卷烟厂工会的默许,其对外宣称是在为企业的三产集资。

  “每次交钱都是在陈慧君的办公室里,为了方便她的工作,厂里还给她配备了点钞机、电脑、打印机和保险柜等办公设施,到银行存钱也是由厂里派专车接送。”该厂的退休职工陈霞指出,“而类似的集资行为在南京卷烟厂已存在十多年,且最初还是厂里工会组织的,那时陈慧君就在工会负责这项工作,这些年来也一直由她在负责。”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2014年7月,检察机关即已查实陈慧君有非法集资行为,之后被专门安排在厂里处理集资事宜。但陈慧君并没着手处理集资事宜,而是乘职工还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继续大肆吸收职工的存款。直至案发前一天,还收取了几名职工的几十万元集资款。

  500余职工深陷非法吸存

  南京卷烟厂,是江苏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下辖不具有法人资格的卷烟生产企业。其除了生产老牌的“南京”品牌系列:南京九五至尊、南京五星、南京特醇、南京精品、南京珍品等卷烟外,还生产“苏烟”系列卷烟,特别是近年生产的南京煊赫门、南京金陵十二钗、南京雨花石、苏烟沉香等系列细支卷烟,尚属全国首创,更是受到全国消费者的广泛青睐。

  2014年7月以前,陈慧君是南京卷烟厂工会的一名普通干部,主要负责组织厂里女职工们的业余活动等工作,之后在退休时突然被调往包烟组。虽说她在1500多人的厂里只算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小干部,但另一项“工作”让她一下子成为了厂里人人皆知的人物??以7%的年利息向职工吸收存款。

  “能在陈慧君那里存钱的几乎都是本厂的在职或退休的职工,如不是本厂的职工,想把钱存到陈那里,她是不会收的。如要存,也只能以本厂职工名义存。”从2013年开始,胡珂铭在陈慧君处存钱,包括亲戚的钱一起存有85万元。

  5月28日,包括胡珂铭在内的几百名职工陆续接到了南京卷烟厂的电话,要求他们带上陈慧君开具的收款凭据到厂里去登记。也就是在这时,职工们才得知陈慧君已失联。

  “其实在5月26日,陈慧君的姐姐就到公安部门报案说陈失联了,并向厂跟领导报告了情况,只是在28日厂里才通知我们。”在陈慧君那里存有207万元的张陵告诉法治周末记者,“5月27日,我和另外一名同事给陈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打通,当天晚上我向公安部门报了案。”

  张陵告诉记者:他从2005年就在陈慧君那里存钱了,这207万元还包含了其母亲40万元的养老钱,就在今年,他还存了35万元。

  “5月25日,我还发短信给陈,让她帮我把一张到期的7万元单子转存,并把利息带到退休办。”已退休10多年的陈霞称,“她回短信说,‘好’。可到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

  根据6月9日“三方(即公安、厂方、职工代表)协调联席会”的答复意见显示:此案涉及到的在岗与退休受害职工数已占到南京卷烟厂职工总数的三分之一(即500余人)。

  “经初步估算,涉案金额近2.5亿元,其中多的有900多万元,少则两万元。”受害职工倪涛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

  “在今年三四月间,陈慧君已显惶恐,身体陡然间消瘦。今年以来,微信圈里所发的内容全是与佛和禅相关的文章。”倪涛说。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陈慧君最后一次在微信圈里更新的日期正好是其失联的前一天,5月25日。而在这一天,她还收取了几名职工的几十万元存款,其中,王来顺交给陈的是一张10万元本票。

  据知情人透露,陈慧君在失联前,已将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的一套别墅和另外一处商品房以低于市场价出售。

  非法吸存由来已久

  这么多职工,为何就这么相信作为普通干部的陈慧君,能放心将这么多资金交给她?

  退休职工陈霞向法治周末记者道明了其中的缘由:2002年左右,由南京市总工会牵头,南京卷烟厂工会以6%的年利息为南京市总工会下属企业南京天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丰投资公司)吸收存款,以帮助安置下岗职工再就业。因此行为不合规,几年后,南京市总工会给南京卷烟厂下文终止吸存合同。但南京卷烟厂并没将此真实情况通知给职工,而是以南京丰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正投资公司)的名义向职工继续吸收存款。两年后,又将丰正投资公司改成了维尚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尚科技)。

  据南京市总工会官显示,天丰投资公司由南京市总工会和南京市职工互助互济会(南京市总工会下属单位)共同出资组建,2001年10月正式登记注册;法治周末记者经在南京市工商局查阅,丰正投资公司已于2009年12月4日注销。

  这中间也有职工提出过质疑,但每次陈慧君都会振振有词地说:“这是工会下属的三产企业,你又不是把钱给我私人,我坐在南京卷烟厂工会办公室收钱,是代表工会的,南京卷烟厂又跑不掉,你怕什么?”

  “正因为陈慧君每次收钱都是在办公室里完成,我们不得不相信她是代表工会收钱的说辞。而且她是一个6人的办公室,每次收钱都有办公室其他同事在,所收的现金也存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为了方便她吸存,还给她配备了点钞机、打印机、电脑等设施。每到银行里存钱,也都是单位派专车接送。”倪涛称。

  “更何况,2002年工会向职工吸存后两年,这项工作就一直是陈慧君在负责,收款的地点也一直在工会办公室,唯一有所变动的是开票单位。”陈霞对记者说。

  6月11日,南京市总工会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当年南京市职工互助互济会确以保险加利息的形式向职工吸收过资金,后因中华全国总工会认为不合规,随即取消了此收款行为。

  6月29日,南京市职工互助互济会行政部负责人对记者称:南京卷烟厂的集资与他们无关。

  据受害职工提供的收款票据显示:丰正投资公司存期均以一年为期限,开票日期从2006年到2007年,票据上的交款委托人却是南京卷烟厂工会,而维尚科技票据上的交款单位则直接是存款的职工,票据上都写明了利率。

  由于时间久远,天丰投资公司开具的票据已难以寻找。

  南京卷烟厂的责任

  陈慧君的突然失联,受害职工们称:南京卷烟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4年7月,检察院和公安部门就调查过陈慧君集资情况,厂里还专门成立了调查组。但陈没受到任何处理,厂里也没将实际情况通知受害职工,反而在2014年下半年其退休时,将其调到包烟组继续收取职工存款,包烟组的职工在此阶段就又有14人将钱存了进去。”张陵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厂里向我们隐瞒实情,最终使受害职工范围进一步扩大。”

  网名为“水水222”的在西祠胡同留言称“我是被集资的老客户,据说到了去年9月,陈慧君就将省中烟公司及烟厂中层管理人员的集资款退还了。而可怜的是烟厂广大的职工还被蒙在鼓里,到了烟厂放假(2015年5月22日)的前几天,陈惠君还收了与她在一起干活的一职工26万元和另一职工40万元集资款,在正式放假的前一天又在家里收了烟厂某职工的35万元,之后人间蒸发。如果究其根源,烟厂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6月9日,南京卷烟厂在“三方协调联席会”第二次会议上给受害职工代表的答复意见中称:2014年7月,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在追查其他案件时,发现了陈慧君有大额资金往来的迹象。检察院传唤了陈,并询问了有关集资的情况。因不涉及公款,陈隐瞒了大量吸收存款的真实情况,故检察院未对陈采取其他措施,明确要求其停止非法集资活动。

  该厂还称:为确保青奥会、公祭日期间的稳定和鉴于陈交代的数额不大,对其采取了一定范围内的控制。针对此事成立了小范围的工作组,找陈谈话,了解相关情况,并约谈了其主要放款对象黄某某、戎某,在陈、黄、戎承诺还款的基础上,制定明确的还款计划。为了确保事态控制,安排陈到包烟组上班,在集资没有全部处理完毕前不能回家,离开南京必须事先汇报。

  2015年,因集资案件不涉及公款,检察院将案件移交给玄武区公安分局侦办。而就在公安着手办此案时突然失联,就如南京卷烟厂在答复意见中所称的:“从陈失联后初步了解的情况看,陈没有遵守承诺,没有按照检察院、公安局的要求停止集资,反而变本加厉。”

  警方已展开调查

  此次非法吸存虽然持续多年,但因陈慧君的突然失联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是吸存的最后接棒者??维尚科技。

  陈慧君失联后,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区分局及时控制了维尚科技实际负责人黄某某。

  据知情人透露:黄某某只承认向陈慧君借款9600万元,而维尚科技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的办公场所现已租给其他公司在经营。

  陈慧君吸存的资金有一部分还流向南京卷烟厂一名职工,该职工向公安部门称,目前尚欠陈慧君2000万元。根据以上两笔款项来看,尚有1.3亿多元不知去向。

  6月11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经侦大队负责人向记者回应,此案正在积极侦办中。

  南京卷烟厂的新闻发言人、政工处处长韩金荣以“已经立案”“不清楚”婉拒了记者的问题。

  据两次“三方协调联席会”的情况反映,陈慧君所集资金主要投向了一家开发商,公安部门已掌握涉案嫌疑人的资产,但大部分资产为实物资产,需要进一步评估,才能确认资产的价值。

  据记者了解,非法集资在各地十分普遍,经济发达地区尤其严重。在南京,今年1月至3月,南京市中级法院还审理了两起非法集资10亿元和3.7亿元的特大非法集资案。

  5月15日,南京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蔡新良支队长在“打击经济犯罪,识假防骗,共创平安”的现场宣传活动上坦言:近年来,南京市公安机关经侦部门每年立案的非法集资案件约50起,今年1月至5月已立案14起,非法集资案件持续多年高发。

  (文中陈霞、胡珂铭、张陵、倪涛、王来顺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法治周末

 



  • 上一篇:长沙男子冒充女研究生网上诈骗 |杭州某楼盘售楼处被砸
  • 下一篇:首家“全国少年儿童综合性期刊阅读基|英雄少年武术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