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诗歌(最经典的20首爱国诗歌)
本文摘要:为庆贺祖国母亲69周岁生日,中国诗歌网特别整理了20首最经典的爱国诗歌,十首现代诗、十首古体诗,献给大伙的祖国。愿祖国兴盛昌盛!并祝亲爱的读者、诗人朋友们假期愉快!一句

 

为庆贺祖国妈妈69周岁过生日,中国诗歌网特别整理了20首最经典的爱国诗歌,十首现代诗、十首古体诗,献给大家的祖国。愿祖国兴盛昌盛!并祝亲爱的读者、诗人朋友们假期愉快!

一句话

闻一多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失火,

别看五千年没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可能是忽然着了魔,

忽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叫我今天如何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样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炉中煤——眷念祖国的情绪

郭沫若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不辜负你的殷勤,

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这般模样!

啊,我年青的女郎!

你该知晓了我的前身?

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

要我这黑奴底胸中,

才有火一样的心肠。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想我的前身

原本是有用的栋梁,

我活埋在地底多年,

到今朝才得重见天光。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自从重见天光,

我常常思念我的故乡,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戴望舒

我用残损的手掌

探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不过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季,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样细,那样软……目前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旧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男女朋友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所有期望,

由于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由于只有那里大家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原野上走路——三千里步行之二

穆旦

大家终于离开了渔网似的城市,

那以窒息的、干燥的、空虚的格子

不断地捞大家到绝望去的城市呵!

而今天,这片自由阔大的原野

从茫茫的天边把大家拥抱了,

大家简直可以在浓郁的绿海上浮游。

大家泳进了蓝色的海,橙黄的海,棕赤的海……

O!大家看见透明的大海拥抱着中国,

一面玻璃园镜对着鲜艳的水果;

一个半弧形的甘美的皮肤上憩息着村庄,

转动在阳光里,转动在一队蚂蚁的脚下,

到处他们走着,倾听着春季激动的歌唱!

听!他们的血液在和原野的心胸交谈,

(这从未有过的清爽的声音说些什么呢?)

O!大家说不出是为何(大家如此年青)

在大家的血里流泻着不尽的欢畅。

大家起伏在波动又波动的油绿的田野,

一条柔软的红色带子投进了另外一条

系着另外一片祖国土地的宽长道路,

圈圈风景把大家缓缓地簸进又簸出,

而大家一直以同一的进行的步伐,

把脚掌拍打着松软赤红的泥土。

大家走在热爱的祖先走过的道路上,

多少年来都是一样的无际的原野,

(O!蓝色的海,橙黄的海,棕赤的海……)

多少年来都澎湃着丰盛收成的原野呵,

现在是你,展开了同样的魅惑的图案

等待大家的野力来翻滚。所以大家走着

大家怎能抗拒呢?O!大家不可以抗拒

那曾在无数代祖先心中燃烧着的期望。

这不可测知的期望是多么固执而悠久,

中国的道路又是多么自由和辽远呵……

1940年十月25日

注:本诗中的感叹词“O”,原文为“口欧”,缺字。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倘若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大家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顺的黎明……

——然后我去世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由于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甘蔗林——青纱帐

郭小川

南方的甘蔗林哪,南方的甘蔗林!

你为何如此香甜,又为何那样严峻?

北方的青纱帐啊,北方的青纱帐!

你为何那样遥远,又为何如此亲近?

大家的青纱帐哟,跟甘蔗林一样地布满浓阴,

那随风摆动的长叶啊,也一样地鸣奏嘹亮的琴音;

大家的青纱帐哟,跟甘蔗林一样地脉脉情深,

那载着阳光的露珠啊,也一样地照亮大地的清晨。

肃杀的秋季毕竟过去了,繁华的夏日已经到来,

这香甜的甘蔗林哟,哪还有青纱帐里的艰辛!

时光象泉水通常涌啊,生活象海浪通常推进,

那遥远的青纱帐哟,哪曾有甘蔗林的芳芬!

我年青年代的战友啊,青纱帐里的亲人!

让大家到甘蔗林集合吧,重新会会昔日的风云;

我战争中的伙伴啊,一块在北方长大的弟兄们!

让大家到青纱帐去吧,喝令时间退回大家的青春。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个伟大的发现:

住在青纱帐里,高粱秸比甘蔗还要香甜;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个大胆的判断:

无论上海或北京,都不如这高粱地更叫人留恋。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种有趣的梦幻:

革命胜利将来,大家一道捋着白须、游遍江南;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点渺小的心愿:

到了社会主义年代,狠狠心天天抽它三支烟。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个坚定的信念:

即便去世了化为粪土,也能叫高粱长得杆粗粒圆;

可记得?大家过去有过一次细致的计算:

只须青纱帐不到,共产主义一定要在下代达成。

可记得?在分别时,大家定过如此的策略:

以后,哪儿有紧急的困难,大家就在哪儿见面;

可记得?在胜利时,大家发过如此的誓词:

往后,生活不管甜苦,永远也不忘记昨天和明天。

我年青年代的战友啊,青纱帐里的亲人!

大家有些当了厂长、学者,有些作了编辑、将军,

能来甘蔗林里聚会吗?--不可以又有哪些要紧!

我知晓,你们有能力驾驭任何险恶的风云。

我战争中的伙伴啊,一块在北方长大的弟兄们!

你们有些当了工人、教授,有些作了书记、农民,

能回到青纱帐去吗?--生活已经全新,

我知晓,你们有勇气唤回我们的战斗的青春。

白玉苦瓜

——故宫博物馆藏

余光中

似醒似睡,缓缓的柔光里

似悠悠醒自歉年的大寐

一只瓜从从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再是色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莹

看茎须缭绕,叶掌抚抱

哪年的丰收想一口要吸尽

古中国喂了又喂的乳浆

完满的圆腻啊酣然而饱

那触角,不断向外膨胀

充实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翘着当日的新鲜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舆图

小时侯不知晓将它叠起

一任摊开那无穷无尽

硕大似记忆妈妈,她的胸部

你便向那片仲橘?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慈悲苦苦哺出

不幸呢还是大幸这婴孩

钟整个国内的爱在一只苦瓜

皮鞋踩过,马蹄踩过,

重吨战车的履带踩过

一丝伤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这奇迹难信

犹携带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时光以外奇异的光中

熟着,一个自足的宇宙

饱满而不虞腐烂,一只仙果

不产生在仙山,产在人间

久www.hwnn.com.cn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为你换胎的那手,那巧腕

千眄万睐巧将你引渡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

一首歌,咏生命过去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就而甘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舒婷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探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祖国啊!

我是贫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

痛苦的期望啊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祖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窝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黎明

正在喷薄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胸部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获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彝人谈火

吉狄马加

给大家的血液,给大家土地

你比人类古老的历史还要漫长

给大家启示,给大家慰藉

让子孙在冥冥中,看见祖先的模样

你施以温情,你抚爱生命

让大家感受仁慈,理解善良

你保护着大家的自尊

免遭他人的伤害

你是忌讳,你是召唤,你是梦想

大家无限的欢乐

让大家尽情地歌唱

当大家离开这个人世

你不会流露丝毫的悲伤

然而无论贫穷,还是富有

你都会为大家的灵魂

穿上永恒的衣裳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梁小斌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那是十多年前,

我沿着红色大街疯狂地奔跑,

我跑到了郊外的荒野上欢叫,

后来,

我的钥匙丢了。

心灵,苦难的心灵

不愿再流浪了,

我想回家

打开抽屉、翻一翻我儿童年代的画片,

还看一看那夹在书页里的

翠绿的三叶草。

而且,

我还想打开书柜,

取出一本《海涅歌谣》,

我要去约会,

我要向她举起这本书,

作为我向蓝天发出的

爱情的信号。

这所有,

这美好的所有都没办法办到,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天,又开始下雨,

我的钥匙啊,

你躺在哪儿?

我想风雨腐蚀了你,

你已经锈迹斑斑了;

不,我不那样觉得,

我要顽强地探寻,

期望能把你重新找到。

太阳啊,

你看见了我的钥匙了吗?

愿你的光芒

为它热烈地照耀。

我在这广大的田野上行走,

我沿着心灵的足迹探寻,

那所有丢失了的,

我都在认真考虑。

无衣

《诗经·秦风》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白马篇

曹植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借问哪个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爸爸妈妈且不考虑,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能中顾私。

献身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出塞作

王维

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

暮云空碛时驱马,秋天平原好射雕。

护羌校尉朝乘障,破虏将军夜渡辽。

玉靶角弓珠勒马,汉家将赐霍嫖姚。

塞下曲六首其一

李白

5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春望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3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整理旧山河,朝天阙。

书愤

陆游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哪个堪伯仲间!

过零丁洋

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生活自古哪个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其二

林则徐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头皮。

无题

周恩来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