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列表

吴晓波:把生命浪费在中国经济上的人|广告灯

作者:兴义市全盈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cnlianguo.com 发布时间:2015-10-17 20:02:37
 

吴晓波:把生命浪费在中国经济上的人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唐b14473e30b25be4aee00c8baeae329a1云

    他是中国当代第一个把“财经”与“作家”这两个不搭界的名b52bf7b27a99de2006c7760c6249fae0融合在一起作为自己头衔的人。

    他大学的业是新,毕业后的职业是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现在则是财经界指点539a03a8a83e4246093da7c9a224b9d9津的风云人物

    他骨子里是书生意气的文人,却天天把中国经济挂在嘴边。

    他说人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他就是吴晓波。

  每年至少出一本书

  如果让老百姓挑一首来形容今天的中国经济,大概很多人会想起那英那首很多年前的《雾里看花》。在这变化莫测、波谲云变局中,普通老百姓真的需要借一双“慧眼”来看这纷纷扰扰的世界。

  财经作家吴晓波最近一直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告诉大家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没问题。他有大量的粉丝和拥趸,差不多每隔一周的时间,他有关中国经济的言论都会在微信朋友圈里刷一次屏。

  很多人好奇他旺盛的精力:他几乎每周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演讲合;差不多每年都会出一本专著;他的吴晓波频道每周更新不断;每年他还要读100多本。但是吴晓波自己却说,平时是个懒散的人,也喜欢睡睡懒觉,之所以能有这么多时和精力来从事有关4397734177b903abd060df31c2dcf8d5的述与研究,是因为对它兴趣。爱好从来都是最好的老师,把时间投入到自己的爱好上去,显然只有享受快乐的感觉而不会让人觉得累。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是吴晓波最近一本散文随笔集的书名。显然,在吴晓波的心里,中国当下的经济究与论述是他认为美好的事物,至少是之一。

  吴晓波对中国经济产生兴趣最早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那个时候他正在上海复旦[微博]大学新闻系读书,国内最著名的大学之一,最好的专业之一。然而他的理想却不是去当法拉奇、范长江,而是李普曼,一个以专栏文章影响着美国民众、白宫和世界政治格局的财经专栏作家。就是在复旦大学书馆,《李普曼传》出现在了吴晓波的面前,继而,李普曼这个人走进了他的内心。从此,李普曼式的人生成为了吴晓波的人生所追求:做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市场就是大众。

  说起自己的大学经历,吴晓波笑言那个时代肯定不如现在的校,女朋友在杭州上学,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泡图书馆。因此他也希望现在的大学生们不要急着去创业,读书与恋爱才是这个阶段d729cc9abc4b16bebc9530d6cfa625dd好的事物。

  大学毕业时,吴晓波就做了一个规划:前半生搭建人生结构框架,后半生享受自由。

  《李普曼传》就给他提供了相应的战略:第一步,做记者,跑条线;第二步,写专栏;第三步,写书。从1997年开始,吴晓波每年至少出一本书,现在还没有中断过。

  知识分子应保持思想、人格和学术上的独立

  毕业之后吴晓波来到新华社浙江分社做记者,跑工业新闻。这让他在一线接触碰到了风云激荡的中国经济。后来,他把这些经历写入了自己的著作《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出版后因恰逢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而轰动一时,好评如潮。

  在“荡”的基础之上,他下来续“跌荡”与“浩荡”:《跌荡一百年:中国企业1870?1977》、《浩荡两千年:中国企业公元前7世纪?1869年》,凭借一己之力完成了“为中国企业作史”的夙愿,这也奠定了他中第一财经作家的地位。

  说起财经写作,吴晓波说,“其实写书的时候我觉得,事实就是事实。有时候我会有一些文学性的评论,写的时候我会考虑到不要干扰到事实本身的描述;但事后来看,还是很难做到,因为你要渲染一种情绪,你在不同的情绪里,就会有不同的结论”。

  以事实为依据,这是新闻的根本,也是吴晓波写作的基础。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传主被采访人都希望财经作家把事实写出来。

  吴晓波在写作伊始就触碰到了这个问题。然而他却认为,“知识分子应该独立于一些利益集团之外,包括力集团、资本集团之外,能够保持一种在思想、人格和学术上的独立性。”

  对于吴晓波来说,这样一种独立性是要建立在5f91dee5cc7b9c0e919a0bf0b3a775a0的基础之上的。

  他说,“我希望我的理财能够让我过上一个比较不错的生活,同时更关键的是我的财富以让我能够抵所有的利益集团对我的诱惑。这样才能保思想上的独立。”

  的确,就像一个厨艺老师自己不会炒菜如何能导学生一样,在财经界纵横捭阖的吴晓波辞职后也走在了个人财务独立的道路上。

  他和朋友创立了蓝狮子出版中心,他的著作进入畅销书排行榜,他个人进入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

  当个人爱好成为一种职业,并且能给自己带来不菲的收入,这真的是一件美好的事物了。

  当然,吴晓波最喜欢的一项投资还是他在1999年用50万元“购买”了一座小岛。16年前50元的购买可想而,他却用来租赁一座荒岛,可以说是一项“大手”。

  吴晓波在上选择了a6a6348f2de403ef2d7c5bf29b9acac4植杨梅。杨梅的挂果期是八年。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8年以后,吴晓波的等待迎来了丰收:每年可以收获40多万斤优质杨梅。

  这种快乐里面也有丝丝无奈的烦恼,吴晓波说,“不过有时候也蛮愁的,因为杨梅卖不光就烂掉了,所以今年我们就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做杨梅酒,效果还是不错的。”

  互联网正在颠覆着传统经济07732e7619c7f88963b61b8e7879e615

  在吴晓波的心目中,变幻莫测的中国经济就像一盘无法拆解的局,让他充满了挑战的激情,特别是互联网的参与,正在颠覆着传统经济模式。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些“BAT”大佬们成为了他当下最注的对象。

  马化腾专门邀请吴晓波写作《腾讯传》。为了这本书的写作,吴晓波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采访了60多位专业人士。这也让他对互联这个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

  吴晓波说,“商业世界的互联网化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是一场生态式的变革,就是说整个商业生态,从上游的基本要素到下游的销售,整个模式都在变化。但是商业的基本逻辑不会变化,就是我们要把钱投入到研发上去,做好的产品,让用户满意,提供好的服务,这些都是不会变化的”。

  然而,当下互联网的长态势依然让吴晓波感到ce57f71419b6774978b34e88f3d3e4f7虑,“中国的互联网现在是一个被寡头垄断的市场,到今天为止,互联网仍然是一个不0451b786c9123c77d4ca0d8b3b79d598e55506c624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8061b7ccd86f265a的世界,但是它是一个自由的世界。”

  相比马云、马化腾这一波的互联网人,吴晓波更看好当下的80后、90后、00后,“那么接下来这些年轻人,有没有机会去瓦解这样的寡头势力?肯定还是有的,第一个办法是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秩序,第二个是发明新的互联网的技术创新。而且现在平台所赚的钱乎我们的想象”。

  吴晓波认为,他们是中国商业未来的希望所在,他们这一帮人跟他们的父辈有很大的区别:他们在学校里接受过完整的教育,有的还经历过完整的商业训练,所以这在学养上肯定跟他们的辈不一样。

  “他们是全球化和互联网的一代,无论在野、知识体系和价值观上,都比父辈们更优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更乐意享受人生,懂得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关系。”

  吴晓波在为关注投资的普通老百姓指点迷津的时候,说让财富增值有“四”,其中之一就是“要投资两个东西,自身健康和精神消费”。

  正是这种乐意享受人生与平衡,才会让年一代们发现更多的投资领域。

  2015年对于媒体人来说是一个“辞职年”,很多著名的主编、主持人离职了。吴晓波也曾经有一篇著名的微信文章《最后一个看门狗走了》,写他那些离职的媒体同学。对于这个问题,吴晓波慨叹,“今年我们可以发现特别多很有名的主编、主持人离职了,要么去互联网企业,要么自己创业去了。媒体行业蛮让我感触的一个事情就是,这么多年大家就像打仗一样辛苦,结果这两年打着打着发现阵地没了。”

  不过在慨叹的同时,吴晓波也认为,新媒的出现加入到这个竞争行业里来,必然会出现一个进进出出的反复,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像互联网刚一面世f8aa67bdf57e258d1d7bab6738900284短暂的辉煌之后,也被随之而来的泡沫所打倒。但是渐渐的,它又重新地站立起来了,“这就是说明整个行业到了一个整体性变化的阶段,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在探索。不过老媒体人的优势还是在的,就是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浸淫多年积累起来的经验和专业知识,我相信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吴晓波说自己很佩服瑞士的表行业,自己戴的就是珀手表,因为“他们很专注在一个领域里面,兢兢业业做了几百年,就是把一个事情做得全世界最好,然后就建立了一个很的行业壁垒”。

  吴晓波也在中国经济这片广袤无边的海洋里乐此不疲,浪费着自己的生命,无怨无悔

  吴晓波写给女儿和自己的书

  长江商报14a9cde92d181fe25544c66f976974c7 □本报4d84d3eb06c1261fff1f16cc536e8dcb云

  每年至少出一本书的吴晓波在2015年“改换门庭”出散文随笔集了。

  当有朋友他是不是要加入中国作协时,他笑言其实没有,“他们从来没找过我,然后我也不会去。”

  作为“中国第一财经作”,吴晓波的这本散文集和以往不同,充满了浓浓的情与人情味。这和他以往的文字那种纵横捭阖、指点江山大相径庭

  吴晓波说,这些其实都是自媒体“吴晓波频道”里挑选出的部分文章,“吴晓波频道就像我自己的一个家庭菜园子一样,除了一些时效性比较强的财经文章,我会‘种’一些跟04eb3c0fe708edc1b4888836ce36afe3有关,跟我的朋友有关的一些文章。”

  在这个“菜园子”里,吴晓波关注亲情、关注友情:

  女想放弃国外的名校回国音乐,这几乎对每一个独生子女家庭来说都是最重大事情上,他选择了尊重女儿;

  自己大学同学几乎有一半任职各大媒体的总编、主编,面对他们的离职,他除了惋惜与尊重,更多的是期待,相信他们一定会回归;

  对于27年资助他们四个同学“南疆考察”7000元廖厂长,他则看到了主义的存在,呼吁我们应该对这个社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有所馈,认为这我们的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部责任……

  他是一个关注财经的文人、ddca07fe177aab4409a63f68c82631cb,他更是一个具有社会担当的知识分子

  他所谓的“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不是让我们及时行乐。而是劝诫我们改变自己变成一个美好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他呼唤我们尊重身边的人,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也要平等对话、坦诚交流

  他让我们把时间一些给身边的亲人、给一些无用但你认为美好的东西,核心价值观的作用

  这就是富有、英俊、乐观、谦、才华横溢的吴晓波写给我们也是他自己的新书。

  让我们花一点时间浪费在它上面吧。

  李普曼式的人生是我所追求的

  长江商报:你在《书籍让我的居室和c8c2dab5566570a7ac4bf65f8986d4aa拥挤不堪》里说自己每年买200本书,你有看书计划吗?你的购书单是怎样分类的,都是哪方面的书?

  吴晓波:我每年挑书的方式大概有三种:

  其一,狮子读书会有一项服务,就是每月会从全国出版社的新书中选出二十本,门类从政经到美食林杂杂,推荐给它的上万个订户。每次审定书单,就是我近水楼先得月,给自己发福利的时候,常常会挑中几本来看看

  其二,从读到的书中抓一条线索出来,比如去年我细读了胡适的《中国哲学史055aff6f4026e25f0020ffd220121a5d751823ddf00039b58299aeb67948c》,今年便把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找来读了一遍,顺便的又撞见赵一凡的《西方文论讲稿》,好好补了一回西方哲学演变史的课,再接着发现德里达的思想很有趣,就又购进了《德里达传》,这样的经历好比在潘家园古玩市场里觅宝,随心所触,便是欢喜。

  第三个办法就是设定一个研究的方向,一路ac5d5bb73d9d0ef7cdf2195ba5781c05进去。近年来,我对知识分子及企业家在当代社会中的角色问题非常感兴趣,手头便渐渐罗了好些与此有关的书籍,在阅读中你会发现,这个问题具有很强的前沿性,特别是在中国这个转型社会,知识的供应和传播市场正发生很炫目的变。读着别人的书,想着自己的心思,手就开始发痒,保不定哪天我会写出一本《企业家与中国社会》。

  长江商报:这本散文集里,你两篇文章写一个“廖厂长”。这些年,你一直在曾经花7000元赞助过你们四个同学“南疆考察”的老板。你说:“这一生中,你遇到怎样的人,然后机会成为那样的人。”你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李普曼式的还是廖厂长这样的?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他是否改写了你的人生轨迹?

  吴晓波:李普曼式的人生是我所追求的,做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市场就是大众。

  大学毕业时,我做了一个规划,前半生搭建人生结构框架,后半生享受自由。《李普曼传》就给我提供了相应的战略:第一步,做记者,跑条线;第二步,写专栏;第三步,写书。从1997年开始,我每年出一本书,现在还有中断过。

  廖厂长对我的影响是另外一种,他对我的影响是很理想主义的,就是我们应该对这个社会有所回馈,现在我也认为这个是我们的一部分责任。

  长江商:你在《我的总编同学们》写到朔创办《第一财经日报》,也写他去了《南风窗》,前一阵微信上爆屏你写你同学秦朔的《最后一个看门狗走了》。你现在是为你这些同学们骄傲还是悲伤?身边哪些事情对你触动比较深?

  吴晓波:今年我们可以发现特别多很有名的主编、主持人离职了,要么去互联网企业,要么自己创业去了。媒体行业蛮让我感触的一个事情就是,这么多年大家就像打仗一样辛苦,结果这两年打着打着发现阵地没了。这个就是说明整个行业到了一个整体性变化的阶段,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在探索。不过老媒体人他们的优势还是在的,就是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浸淫多年积累起来的经验和专业知识,我相信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长江商报:《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不同于你以往的著作,是要尝试新的写作风格吗?

  吴晓波:大概我以往的书都是财经方面的著作,因此有几个朋友对此很诧异。有人开玩笑问我是不是要加入中国作协。辞职以后我有一段时间是写专栏。我当教授的父亲就认为是不务正业、碌碌无为。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得不到他的认可。直到我33岁时写出了《大败局》才得到他的认可,和他达成谅解。我不想等到我女儿33岁的时候才和她达成谅解。因此就有了这本书。这本书就是我写给女儿的,同时也是一本写给自己的书。我想传递的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在我们小的时候,所谓的理想其实都是父母长辈强加给我们的。没有哪一个孩子会从小立志成为钢琴家每天放弃玩乐不停地练琴,事实就是这样。

  生命一定要“浪费”在自己热爱的事物上

  长江商报:你对于“美好的事物”和“浪费”有什么标准吗?

  吴晓波:这当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很多人的初恋是不成功的,那个时候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然后不停的给她写信,没日没地为她dc13b3756b0bec9f3fe5e3e4cfda4985,这些都是很美好的回忆。也许最后没有任何结局,那么你能认为它是一种浪费吗?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只有热爱你才能无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制地付出。人生苦短,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把时间放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呢?哪怕它在别人眼里是一种“浪费”,那么也一定要浪费在自己热爱的事物上。

  长江商报:这本书是告诉我们要及时行乐吗?

  吴晓波:父母身体健康你会感到很快乐,子女有成你会感到很快乐,别人遇到困难你施以援手你也会感到很快乐,这些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去做呢?所以十多年前,我就相信这一句话: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我要把我的人生释放出来,留一点时间给我自己,留给我的亲人们,留给一些很无用的东西,然后你认为它是美好的,它是符合公共价值范围以内的。所以这本书也是写给40岁以后的我以及同龄人的。

  长江商报:你希望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取些什么呢?

  吴晓波:相比我之前的著作来说,“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是一个很鸡汤的书名。就像我们不希望自己被别人改变一样,我们也没有任何权利去改变别人。但我希望人能改变自己,当然能改变一个社会甚至国家就更好了。我觉得我们今天的这个国家,总体而言,还是常好的,当然也有很糟糕的地方。但是我觉得至少在另外一个意义上,在物质文明的意义上,我们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富有,那么我们要改变这个国家的话,首先要改变什么东西呢?首先要改变我们个人,改变我们每一个自己,让我们自己变成一个美好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长江商报:在看《拒绝c1747492dc49a2886e6d92427880cda5的瑞士钟表匠》时,感觉你对手表应该有研究,我一直在好奇你佩戴的是什么手表?你对自己的配饰的品牌、工艺、造型都有什么样的要求?

  吴晓波:我戴的宝珀的手表,我是他们的文化大使。我觉得我们穿戴的配饰,其实代表了我们对生活方式的要求。所以我蛮佩服瑞士的钟表行业,他们很专注在一个领域里面,兢兢业业做了几百年,就是把一个事情做得全世界最好,然后就建立了一个很高的行业壁垒。



也许您也喜欢:

  • 上一篇:房地产商:卖旧买新支撑起北京高房价|沧州人才网
  • 下一篇:沪指跌近1%3300点得而复失 蓝筹活跃|摩的大飚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