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解放军史上层次最高演习:7元帅9大将800多将军参加

作者:兴义市全盈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cnlianguo.com 发布时间:2016-07-01 11:09:23
 

解放军史上层次最高演习:7元帅9大将800多将军参加 核心提示:此次(1955年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军演层次之高、规模之大、影响之深,在我军历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笔,创下了极为宝贵的经验,大军演包含了我军诸多第一:第一次陆海空大规模登陆演习、第一次800多名将帅一起参加军演、第一次邀请苏联、朝鲜、越南、蒙古四个军事代表团及东欧一些军事观察员参加。 1955年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一九五五年的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 1955年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叶剑英元帅亲自担任总指挥,粟裕、陈赓、邓华、甘泗淇、肖克担任副总指挥,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张治中、龙云,党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负责人杨尚昆、习仲勋、王首道、黄敬、赵尔陆、吕超、章伯钧以及我军高级将领黄克诚、罗瑞卿、谭政、王树声、张云逸、肖劲光、许光达大将及刚授军衔的上将、中将和809名少将一起参加隆重的陆海空三军大演习,第三兵团、38军、39军、40军、64军,第一机械化师,空二军、空三军、空降师、海军旅顺基地共8万多指战员合演,此次辽东半岛大军演,参加演习的飞机262架,舰艇65艘,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等各种大炮1100余门,演习的兵力、装备、兵种数量、现代化程度都创我军历史之最,此次军演层次之高、规模之大、影响之深,在我军历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笔,创下了极为宝贵的经验,大军演包含了我军诸多第一:第一次陆海空大规模登陆演习、第一次800多名将帅一起参加军演、第一次邀请苏联、朝鲜、越南、蒙古四个军事代表团及东欧一些军事观察员参加。 防原子、防化、防登陆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军队领导人深深感受到中国面临核武器、化学武器、帝国主义在我国沿海登陆“三大威胁”。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遭到我军沉重打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扬言要对中国使用原子弹,并于1953年春季将原子弹运到日本冲绳岛。很显然,现代战争不可能回避核武器,中国不可能回避核战争。 中国领导人在筹划发展核武器的同时,也开始关注解放军在核条件下的作战研究。化学武器也是中国面临巨大的威胁,为了有效地对付侵略者化学武器的攻击,1954年4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防化兵部队,把研究现代战争条件下的防化作战提到了我军的议事日程。 毛主席高瞻远瞩,新中国面临的三大威胁之一是海上登陆,近代以来的外国侵略者大多是从海上登陆入侵我国,对于有着漫长海岸线的中国,抗敌登陆作战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毛主席极为关注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1955年7月,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将有关辽东半岛组织一次大型演习的报告上报中央军委毛主席,很快得到了批准。这次军演由叶剑英任总指挥,总参谋长粟裕、副总参谋长陈赓、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总政治部副主任甘泗淇,训练总监副部长肖克担任副总指挥。根据毛主席的提议,经中央军委批准,这次演习定位为:在假设使用原子弹和化学武器的条件下,方面军组成集团军、军两级,除了演习部队外,还有部分民兵参加抗战登陆战役演习。 辽东半岛大军演全军800多名将帅集结旅大观摩 1955年辽东半岛大军演前的9月27日,共和国首次授衔仪式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举行,毛主席亲自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的命令状授予10名元帅。获得高级军衔的有大将10名,上将57名,中将177名,少将1042名。中央军委研究,为了实行未来作战需要,能够迅速提高这些高级指挥员指挥作战和组织实施抗登陆战役的能力,组织全军少将级别以上的809名将军,集结在旅大观看演习,由于参加观看的各级将军数量很多,交通工具紧缺,沈阳军区和辽宁省旅大市征调了大批客车和吉普车接送各级军官,即便如此,还有一些少将提着马扎子坐着卡车去演习现场观战。 当年参加过辽东半岛大军演的著名军事摄影家张友林回忆说:“高职干部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学习了新的战争理论,到底怎么组织现代化的演习他们还不太清楚,所以通过这次军演要学习怎样组织,红蓝方怎么划分,演习导演进程怎么指挥,怎么实施的。” 军演初期,将军们对什么是抗登陆战役发生了很大的兴趣。抗登陆战役是一种特殊类型防御战役,它是陆军、海军、空军战役的总合,就是说达成抗登陆战役总目的,在统一企图与指挥下,我陆海空三军形成在海上、空中、陆上对敌人实施一系列的突击,达到彻底粉碎敌人登陆的目的。 这次辽东半岛大军演,引起世界各国关注,苏联、朝鲜、蒙古、越南等国家的国防部长和高级将领率军事代表团前来参观,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匈牙利等国也派出了军事观察员。 在这次军演中,官兵们都戴上了新军衔,军官和士兵全部穿上了统一制式的军装,佩戴军衔。丁金栋老人回忆说:“佩戴军衔和大军演一样,都是我们军队正规化建设的一个重要标志,演习中出现了不同兵种,穿着不同的军装,有海军白色的军服,有蓝色的空军军服,有绿色的陆军军服,说明我们当时的军中制服已经完善了。同时在陆军中,还出现了其他不同的兵种,比如装甲兵、炮兵、通信兵、工兵等,还有头戴无沿帽的女兵,兵种比较齐全。 新金县看演习沙盘 1955年11月3日上午,观看演习的首长们来到位于新金县的演习指挥部观看沙盘作业。这个沙盘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整个演习的微缩场景和战略部署都在这个沙盘上一览无余。负责为各位首长讲解的是时任三兵团的司令曾绍山。经过前几个月近十几次的模拟演习后,曾绍山对整个兵力部署早已烂熟于心。为了能够让首长们在短时间充分理解演习的作战部署,讲解的前一天晚上,曾绍山又把作战计划在心里默背了一遍。谁知在讲解当天,当曾绍山站在沙盘中央熟练地“排兵布阵”时,周恩来突然从看台上走下来,打断了他的讲解:“你讲得很好嘛。演习面对的是我军自己假设的‘假敌人’,进攻路线是事先安排好的。如果敌人真的要抢滩登陆,可不是按照我们预计的路线进攻,你们想没想好对策啊?”接着。周总理顺势把原本在旅顺塔河湾的登陆点改在了庄河的花园口海滩。曾绍山很快地就改变了作战计划,为总理讲解起另一套备用作战计划。后来,周总理又问了很多原来的作战计划外的“突发事件”,由于准备充分,曾绍山胸有成竹地将这些“意外”化险为夷。周总理听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下午,通过沙盘讲解熟悉了作战计划后,演习指挥部举行了演习前的动员大会,为第二天即将举行的正式演习进行了最后的部署。 陆军和海军分别在城子坦和塔河湾实施抗登陆演习(一)陆军出动T34坦克防御敌人登陆 此次整个演习的观礼台在庄河市王家大山山顶。王家大山海拔300多米,站在上面俯瞰,可以将附近海域的景色一览无余。1955年11月4日,天刚蒙蒙亮,各位首长已经步行登到山顶,准备观战。这次演习的所有装备均是从苏联手中收回旅大军事基地时留下的苏式装备。上午9时整,随着演习总指挥叶剑英元帅手持苏式报话机一声铿锵有力地“开始演习”,十几架伊尔28型轰炸机从王家大山上空直扑而下,把百余枚炸弹倾泻在“敌”方正在准备向城子坦海滩登陆的舰队中……几分钟之内,我军接连出动多批次战机连续对“敌”登陆舰队的前沿和纵深要点实施火力突击,掩护了我军海上作战群阻击作战的展开。就在伊尔28型轰炸机和米格15歼灭机对“敌”进行反复火力突击的同时,“敌”军一支登陆舰队已列阵在远方海面。我军及时派出T34坦克向海面上的“敌”军开炮进行阻击,同时陆军冲锋战士全副武装扛着冲锋枪“等候”准备登陆的敌人。没等“敌人”在海滩上站稳脚跟,我军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前来进犯的“敌人”。 (二)模拟原子弹爆炸 在塔河湾实施反登陆战役演习前,我军指挥部充分考虑到敌人在海滩上登陆的过程中不排除使用原子弹等杀伤力极大的武器的可能性。 11月5日,海军的反登陆演习在旅顺塔河湾海滩举行,从旅顺口到花园口一带的海域全部封锁。当天,演习过程中共有三个地点(旅顺塔河湾海滩、庄河花园口海滩和原大连化工厂皮口地区)埋放了用凝固汽油和镁粉混合制成的“原子弹”。演习开始后,“敌人”将三颗“原子弹”引爆,准备抢滩登陆我方阵地。很快,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蘑菇云。我军的战士们早已穿上了重达几十公斤的橡胶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躲在掩体里伺机迎战。 爆炸过后,“敌军”舰队开始从海上发起攻击。我军阵地上的海岸炮团将几百门180大炮向“敌舰”开火进行阻击。不过炮手们瞄准的不是冲锋艇,而是艇后拴着的船靶子。如果瞄准不当的话,很可能会“伤及无辜”。在如此强烈的火力攻击下,许多靶船被击沉。我军还出动了“鞍山号”“长春号”和“抚顺号”三艘鱼雷攻击舰,对敌军进行海上打击。当“敌军”的先锋部队快要登陆海岸线的时候,我军身着防护服的冲锋战士们从掩体里一跃而出,迅速在海滩上占据有利地形对“敌军”实施拦截。在海陆空三军共同阻击的配合下,“敌军”的抢滩登陆计划被粉碎。 (三)模拟登陆,抢滩成功 11月5日下午,我军以模拟解放台湾岛为演习目标,演练抢滩登陆。演习开始后,我方伊尔28型轰炸机对“敌”炮兵阵地实施密集轰炸。我军通过多次的空中火力突击和海上火力准备,摧毁了“敌”大部前沿阵地和纵深重要目标,为立体登陆创造了条件。此时,我军登陆输送队已经抵达泛水线,随时准备登陆。滩头一线,我军登陆队乘风破浪,快速抵摊,超低空掠海而来的飞机实施轮番攻击,压制“敌”纵深火力。几分钟后,“敌军”对我军登陆部队实施火力拦阻。与此同时,我军的数批歼击机、轰炸机横空出世,对岸滩障碍继续实施空中火力清障。海面上,我军的数艘鱼雷攻击舰配合施以密集的火力支援。 在几十架飞机的掩护下,我军以锐不可当之势,抢滩登陆。随后,第一拨登陆兵顺利抢滩上陆,夺占“敌”滩头阵地。我军抢滩成功,观礼台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四)其他小规模的专业演习 在这三天的大规模演习后,还进行了各类小规模的专业演习,例如:工兵夜晚在庄河碧流河上快速架桥等。整个演习共持续了10天,于1955年11月14日落下了帷幕。苏联军事代表团观看了演习准备情况后,好奇地问:“演习准备了多长时间?”我方回答:“准备了近3个月时间。”苏联代表团成员说:“准备工作很充分,像这样大规模的战役演习,在苏联也需要3个月的时间。” 演习结束后,在大连召开总结大会,这次军事演习总导演叶剑英元帅做了总结,他提出这次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非常成功,达到了预期目的,总结出了不少宝贵的实战经验,提高了我军各兵种协同作战能力,是一次成功的近似实战的军事大演习。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作了关于加强我军在未来战争条件下军事训练的报告,他要求我军广大指战员提高警惕,加强战备,不断提高战术技术水平和诸兵种合成训练水平,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叶剑英的总结和彭德怀的报告,吹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向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进军的号角。 1955年辽东半岛军事大演习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已经取得了重大发展,跨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组织指挥我军首次辽东半岛的三军联合大演习探索的宝贵经验和对我军未来发展提出的殷切希望,仍记忆难忘。

推荐阅读:要赢彩票网 http://www.1v1v1v.com

  • 上一篇:货车过收费口超速冲秤 前后相差4.2吨
  • 下一篇:威廉王子访问印度与莫迪会面 手被握肿(图)
  •